躺在床上轻轻地闭上眼睛,使劲、贪婪地呼吸着浑浊的空气。是自由?还是思念?还是生活?我无法回答自己,原来这么浑浊的空气是如此地稀薄,竟然知道是浑浊还是要吸取,无奈吧,浑浊也好,稀薄也好,生存还是脱离不了你。焦虑恐惧与自卑,终会使心情沮丧,意志消亡。睡吧,欲动的脑细胞给我休息吧,梦醒你又该给我站岗了。朦胧的早上,从床上坐起身来,双手支着头,不听话头发凌乱地垂了下来。我对自己苦笑着摇摇头,轻轻地拍拍头颅

- 阅读全文 -